澳昆大生訴中共領事案結案 律師:政府應介入

2020年8月10日早上9點,昆士蘭布里斯本地方法庭再次開庭,就昆大學生帕夫洛(Drew Pavlou)起訴中共駐布里斯本總領事徐傑一案做出判決。地方法庭以徐傑享有外交豁免權為由,駁回此案。帕夫洛的兩位律師對法庭結果表示失望,認為該案件應上升至政府層面以政治方式解決。 代理律師:徐傑應受到制裁 免費代理帕夫洛起訴徐傑案的塔蘭特律師(Mark Tarrant)因疫情致昆州對新州封關,無法從悉尼至布里斯本出庭。他對當日布里斯本地方法庭的庭審結果表示「失望」。 法庭引用的外交豁免權出自《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》(Vienna Convention on Consular Relations)。塔蘭特律師表示,該公約的宗旨是「維持國際和平與安全」與「促進國際間友好關係」,但中共駐布市總領事徐傑在其官網上的聲明,是對為香港發聲的昆大學生的言論自由權的「禁止與懲罰」。 美國總統川普今年7月14日簽署的「香港正常化」(Hong Kong Normalization)13936號行政令,可對徐傑這類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進行制裁。 塔蘭特律師已向新州議會提交調查申請,調查中共領事對澳洲高等學府言論自由的干預、鉗制與打壓。 御用大律師:需以政治方式解決   帕夫洛的另一位代理律師——御用大律師莫里斯(Anthony Morris QC)出席了當日的庭審。法庭結案後,他在法庭外新聞發布會上公開呼籲,澳洲聯邦政府及外交部應該用政治方式解決「坐在布市辦公室內的中共領事指揮流氓打手假扮成學生」攻擊和平抗議的本地學生與海外學生這一問題。 莫里斯大律師說:「今天(法庭的)決定表明,我們的法官,不僅僅是地方法庭的法官,包括地區法庭和最高法庭法官,他們無能為力,他們對像徐傑這樣的惡棍無能為力。」 「澳洲總理和外交部長有責任說:中國(中共)可以派領事來澳洲,但不是讓他們來煽動暴力攻擊他人的。」他說。 他表示,澳洲法律對(中共)這一最邪惡集團的代表進行公平審理,依法保護他的權利,這說明了民主國家法制的美好,帕夫洛和他的支持者為香港人爭取的正是這樣的制度。 蹊蹺的中共使館文件 2020年7月24日開庭時,塔蘭特律師和帕夫洛在庭上收到中共大使館出具給澳洲外交部、抄送布里斯本地方法庭的關於外交豁免權的文件。塔蘭特律師稱這是「偷襲」。因這份文件沒有按照正常收件程序加蓋法庭收件時間章,亦不知該文件從何渠道遞交至法庭。 2020年8月10日,莫里斯大律師在開庭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:「這一性質的案件非常罕見,沒有固定的處理程序。」 本次開庭,徐傑依然未出庭,亦未有其代理人為其辯護。記者在現場看到,當法庭按照疫情期間社交距離規定清理法庭內多餘人員,要求與案件無關及非媒體人士離開法庭時,有兩人表示他們是中領館人員,另有人表示自己代表徐傑。 帕夫洛:政府應將徐傑驅逐出境 帕夫洛表示,自去年7月中共總領事在官方網站上公開稱他為「反華分裂分子」、並表揚那些對他使用了暴力的人之後,他和他的家人一直受到各種暴力威脅和死亡威脅,因此他根據「和平和良好行為」法向法庭申請對徐傑進行約束。 转自大纪元网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