維州隔離酒店調查聽證會 州長遭連串拷問

8月11日(週二),維州州長因為隔離酒店疫情防控措施失敗而接受了調查聽證會的 「拷問」。他否認國防軍曾提議支援維州酒店隔離系統,但國防軍立即反駁說,國防軍多次詢問維州是否需要支援,但都遭到拒絕。 維州議會公共帳目和預算委員會(Public Accounts and Estimates Committee)目前正就維州隔離酒店防控措施失敗舉行調查聽證會。在第二輪聽證調查中,維州州長安德魯斯(Daniel Andrews)是第一個被傳喚的證人。 安德魯斯表示,維州政府並沒有拒絕澳洲國防軍支援隔離酒店的表示,因為國防軍並沒有提出相關提議。「雖然他們在新州一些有限情況下提供了支援,但並不是安保方面的,而是協助從機場到酒店的交通運輸。」 但國防部長雷諾茲(Linda Reynolds)馬上發表聲明對此予以駁斥。雷諾茲在聲明中說,國防軍在3月27日就提出可以協助維州的酒店隔離工作,但維州當局一天後拒絕了國防軍的提議。 她還表示,在整個疫情期間,國防軍已經準備好可以在非常短的時間內提供援助,而且在各州都制定了「可以迅速馳援」的計劃。 「國防軍一直被告知,在維州,任何涉及『公共服務方面』的工作都不需要國防軍的協助。」她說,「國防軍多次詢問維州當局是否在運作強制隔離系統時需要幫助,但都沒有收到來自維州的協助隔離的請求。2020年4月12日,維州當局向國防軍重申,所有強制隔離行動都在維州當局的能力範圍內。」 3月,新州和昆州都曾向國防軍求援。雷諾茲表示,維州曾於6月24日提出請求國防軍援助850名軍人協助酒店隔離工作,但隔天就撤回了這一請求。 維州醫療總監薩頓(Brett Sutton)上月曾表示,維州最近所有的感染病例都能追溯到隔離酒店。 調查委員會副主席、自由黨議員賴爾丹(Richard Riordan)對安德魯斯說,因為維州酒店隔離措施失敗,成千上萬的人丟掉了他們的工作和生意,數千人失去了所愛之人。「維州人相信你會保護他們的安全。你讓他們失望了。你會向維州人道歉嗎?」 安德魯斯沒有道歉,只是表示,作為州長,他會為政府所作的決定負責。 賴爾丹接著問道,在承認酒店隔離措施失敗一個月之後,仍然沒有人站出來承認錯誤。「你沒有承認錯誤。今天,所有的維州人都看到了你和你的政府怎麼運作酒店隔離的,你卻對誰該對此負責一言不發。」 安德魯斯開始迴避回答問題,並將話題轉移到了他建立了調查小組來調查隔離措施失敗上。 转自大纪元网

Read More

澳洲将举行听证 调查外国利用社媒干预民主

为应对外国恶意操控者利用社交媒体传播虚假信息、干预和破坏澳洲民主和价值观,澳洲专责委员会将在8月21日举行首次听证会,审查社交媒体对澳洲民主的干预和威胁。 澳洲专责委员会是澳洲参议院于2019年12月5日建立的,其职责是专门调查外国操控者利用社交媒体对澳洲进行干预的情况。截至到今年3月13日为止,委员会共收到了来自澳洲各界人士和机构的共二十多份提案。 澳智库高级分析师:极权国家操纵信息环境 掌控舆论针对外国恶意操控者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外国干预,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(ASPI)的高级分析师沃利斯博士(Jake Wallis)和乌伦(Thomas Uren)以个人名义向澳参议院专责委员会递交了提案,称极权国家已将社交媒体运作视为一种影响、削弱自由民主社会的廉价而有效的机制,并针对社交媒体干预所带来的威胁,提供了具体的应对建议。 两位高级分析师表示,恶意操控者有组织地、有条不紊地操纵信息环境,以实现其战略目标。 他们举例说,针对各种政治异见人士和香港反送中条例的抗议活动,ASPI的研究发现中共参与了相关的干预行动。就香港抗议活动而言,他们在社交媒体采取各种行动:有的在推特上发动粗暴的攻击、有的对主要抗议组织者进行针对性的骚扰,包括在网上发布组织者详细信息以进行恐吓和威慑。 由于中共直接审查西方社交媒体,中国的普通老百姓根本无法使用这些平台。推特这样的社交媒体只有中共的大使、大使馆、国有媒体及企业才可以使用,以达到操纵舆论,塑造维护中共的信息环境的目的。这使中共既能塑造其在西方的信息环境,同时又严格控制自己的人民。 微信传递中共声音 助中共海外渗透澳洲近期发生的事件中,也显露出中共在不断利用社交媒体平台,制造假信息,掌控话语权,对外进行干预。 最近,在新南威尔士大学因中国留学生的非议而删除挺港推文、放弃言论及学术自由的事件中,有支持民主的中国留学生披露一名华人律师以“Solicitor-黄雨文”的用户名创建了一个微信群组,并在微信群里鼓动和组织了中国留学生向校方施压。 转自大纪元网

Read More